遭遇歧视已趋隐性和合法 加华人亦须反省和自律

2016-05-13 10:51:38

邦拓置业消息:据加拿大《环球华报》报道,温哥华市长罗品信(Gregor Robertson)3月25日宣布,把今年3月21日订为温市消除种族歧视日,希望籍此增加各族裔之间的交流。众所周知,加拿大乃移民国家,奉行多元文化之国策,从整体上说,对有色人种、少数族裔的歧视,比起世界上很多国家来说,情况已经算是相对不错的了。但是,在这个以祥和友好着称的国度里,“歧视”仍然是一个异常敏感的词语,涉及歧视之事件仍时有发生。

歧视已趋隐性和合法化

温哥华华裔律师王仁铎表示,设立所谓消除种族歧视日,完全是一种表面上的、宣传性质的行为,“温哥华设立的种种名目的日子已经太多了”,消除种族歧视,不是设立个日子就做得到的,“非得下苦功夫才行”。

王仁铎指出,随着时代的变迁,昔日那种“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式的明目张胆的歧视确实已不复存在,逐步演变为隐藏性的甚至是合法化的形式。譬如说,在语言方面,英文讲不好,就被人欺负,当你是傻瓜。那些手中有权利的人,以照顾白人自己的利益为尺度,要求你符合他们的要求,替他们服务。在职场上,在学业上,他们随时随地可以冠冕堂皇地以英文不好为理由,不雇用你,不允许你入读专业学校。像那些申请来加拿大做保姆的人,他们可拿英文不好,不能提供所需服务的理由予以拒绝,可是他们有没有想过,生活在这里的其它族裔的人,也需要保姆服务?又或者他们明知有这样的需求,却认为,这些人进来了,只能帮那些少数族裔家庭做事,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王仁铎再举例说,加拿大、卑诗省,一直以来都在说护士人手短缺,可是在海外有丰富实践经验的护理专业人士到来了,他们却另有一套制度限制你就业。这些海外专业人士,并不是直接去接受专业考试,通过了,就可以去做护士。他们被要求先要拿到中学12年级英文课程至少B的成绩,才可以去参加专业考试,这就是一种隐蔽性的歧视。王仁铎称他所知一位来自台湾的护士长就遭遇了这道人为的“坎”。

“隐藏性的歧视还表现在对人的信任方面”,王仁铎接着说道。譬如说,在同一件事上,如果白人和其它肤色的人各有说法,那么有决定权之人多数会选择相信白人的话,虽然没有人会承认,做出这种选择的第一反应是出于肤色的考虑,但在当权者内心深处的那种偏见是根深蒂固的,“尤其在‘911’事件之后,白人社会这种对外人的不信任愈趋加深”,王仁铎如是说。

“一元文化”地区仍存在

加和会会长朱伟光指出,在卑诗省,有长达1个世纪对华人歧视不公的历史。历史上本省英裔人士一直有着居高临下的优越感,觉得这个省属于白人社会,白人才是这里的主人。而华人则基本上是骯脏、低下、不文明的代名词。

朱伟光说,虽然现在低陆平原华人越来越多,华人在诸如列治文这样的城市过得舒心愉快,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事实是,一出低陆平原,本省其它地区就鲜见华人了,那些地方的白人对华人的观感完全是另一回事,可以说那些地方仍处于“一元文化”时代。“华人和其它少数族裔人士在那些地方生活,将不可避免地遇到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朱伟光本人在内陆地区生活过,对此直言不讳。

“华人不要以为自己住大屋,开豪华车,人家就会尊重你,”朱伟光指出,华人须清楚知道多元文化政策并非万能的制度,不能成为我们的保护伞,特别是直到今天,卑诗省还有不少歧视华人的史实被刻意隐瞒。

朱伟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手中正拿着由维多利亚大学教授若艾(Patricia Roy)撰写的《白人的省份》(White Man’s Province)一书。据朱伟光介绍,书中描述了1850年代至1923年间卑诗省白人的所作所为,并且记录了一百多年前本省白人对华人的批评。比如,书中指,当时白人眼中的华人,喜食鸦片,好赌;公众场合大声喧哗;只顾自己挣钱,对公共事务甚少参与和支持,或者只知对社会批评、向社会提要求,却不愿贡献;危急时刻华人从来只是站着看,不会伸出援手;千方百计逃税等等。

华人亦须反省和自律

    朱伟光在呼吁华人面对歧视和不公正境遇时要团结起来,发出声音,保护自己权益的同时,亦提点华人要对自身做反省。

他说,《白人的省份》一书中那些旧时白人对华人的批评,虽然很多都涉及歧视与偏见,但有一些也确实反映出华人自身的问题,有的甚至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仍存在于某些华人身上,用当时白人的一些说法来评价现今某些华人的言行,仍然有效。譬如,今天大温各地的赌场里,满眼仍是黑头发黄皮肤之人;华人仍习惯于在公众场合用各自的方言大声说话,让人觉得不够文明,并且与社会格格不入;坐拥百万千万身家的投资移民,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加国给予低收入阶层的各种福利……

“华人如果自身不追求进步,不自我觉醒,到今天还让别人可以用一百年前的批评照搬照套在你的头上,那实在是再糟糕不过的事了”,朱伟光说。

从中国大陆移民至温哥华的雷先生对记者说,归根到底,歧视的根源不在歧视者,而在被歧视人自身。华人要想一想自己为什么会遭遇到歧视?

王先生曾经在法国游学,后移民加拿大,他讲道,其实华人自己对别的少数族裔有很重的歧视心理。他提到自己刚去法国时,在巴黎的地铁上,看到一个黑人男人在与一个白人女子亲吻,而且那还是个长得蛮漂亮的女孩子,“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感觉很难接受”,王先生说,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就是自己脑子里的偏见在作怪。

定居温哥华30多年的老移民余先生亦指出,就算在华人自身的群体里,也明显存在互相歧视的现象,比如,讲广东话的看不起讲普通话的,台湾人看不起大陆人,大陆北方人与南方人相互攻击嘲笑对方,老华侨和新移民之间互不兼容等等,都值得大家反思。

省选临近华人需警醒

朱伟光介绍说,本来选举权是公民天赋权力,但在1875年,华人的选举权却被当时的政府剥夺。理由是,华人来的越来越多,他们的选票数额也越来越多,可是华人没有自己的立场,谁出钱,谁就可以从华人手中得到选票。因此,白人的民主社会不需要华人那些被收买的选票,免得他们选举的公正性受到影响。

朱伟光指,这种剥夺华人投票权的法案无疑表现出当时社会对华人群体的歧视,因为西人如果自诩民主进步,那么他们就应该教育同样作为社会一份子的华人正确参加民主的进程,而非粗暴剥夺华人享有的民主权利。

“但是从另一角度看,某种程度上华人也需对此结果负上自己的责任”,朱伟光讲道,因为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现在,的的确确有那么一部分人,平时对政治充耳不闻,不留意政客的言行,临到选举时,某政党某政客许下好处,甚至请去吃个免费大餐,就盲目为该人投下选票,这是自毁形象和声誉的做法。

朱伟光最后说,今年5月省选又将来临,政客又在为着选票向华人招手了。华人朋友需慎重看待自己手中的权利,做出自己正确的选择。

申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邦拓国际”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与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违反上述声 明者,本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其言论观点和真实性都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7-20016 邦拓国际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10254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