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伦多地区少数族裔聚居地繁荣正当时 不断扩张

2016-05-13 10:51:38

根据最新人口普查,大多伦多地区的少数族裔社区从239个增加到了371个,增长幅度达到55%。一份新研究还发现,这些社区正在往郊区扩展。

这种由相同族裔移民聚居形成的“族群领地”一直以来饱受批评,被视为少数族裔群体不愿与其它文化融合的象征。然而这项名为“多伦多大都市区族群领地的进化”(Evolution of Ethnic Enclaves in the Toronto Metropolitan Area)的新研究发现,较早一波犹太、意大利和葡萄牙移民以及他们建立起来的领地已经完成了社会、经济和政治上的融合。

Frederica Gomes的家人最初于20世纪80年代晚期从葡萄牙移民多伦多后,定居在Dundas St. W.附近的“小葡萄牙”(Little Portugal)。随着时间推移,这个群体逐渐向市区其它地方发展,原来的领地则又生活着来自相同文化背景的巴西移民。24岁Gomes说:“至今,他们(葡萄牙移民)仍回到那里购买需要的东西。”

不过原来的群体搬走了,教堂、商户以及其它社区机构却被留了下来,给人们造成了这些社区是静止的假象。今天,许多新移民已经不再依照传统的路线定居市中心族群领地内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在不断成长的郊区族群领地内添房置屋。

这份研究报告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今天的移民群体——主要来自亚洲,是否最终像较早的欧洲移民一样,走出族群领地,融入多元文化社区?

比如,今天的意大利移民完全可以体现加拿大生活的各个方面,但他们的“领地”没有消失,往北扩张到了Woodbridge,甚至更远。报告的合著者、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城市规划学教授Sandeep Agrawal说,这些欧洲群体保留了本身的特色,同时他们也一步步成熟、同化、最终接受了加拿大主流文化。

“族裔领地不仅仅是非白种人新移民建立的社区,”Agrawal说。华裔以及南亚群体看起来似乎更加突出,仅仅因为他们是占多数的少数族裔。过去20年来,他们占了新移民的大多数——来加拿大的25万,定居多伦多的9万。Agrawal同时指出族群领地并不妨碍少数族裔与社会的融合。

像许多意大利移民一样,Gregory Grande的家人在20世纪50年代到加拿大后首先投奔在小意大利(Little Italy)的一位叔叔,之后在Claremont St上买了一栋房屋。1958年,在寻找更大的住处时,他们跟随族群里的其它人,在Scarlett Rd.买了房屋。

“语言是一大障碍,而且他们希望与朋友和家人住得近些。”75岁的退休社会工作者Grande说。“但从心理上,人们都想搬到更好的社区,价值更大的地方。这种动机其实也预示着某种程度的融合。”

“我父母的英语还可以。他们以自己的方式与这个社会融合,那就是他们感觉在加拿大非常舒心而且对这个国家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Grande说。

Gomes的家人在2001年获得永久居民身份。她也同意说:“族群领地提供了定居地,但并没有提供融合。我父母认为融合地很好因为对于他们,融合表现在经济上,并不仅仅由语言(熟练度)来定义。”

大多伦多的犹太人群体处于萎缩状态,因为他们的人口已经停止增长,但90%的犹太人仍集中在三分之一的人口普查区内。族群领地的保留并没有带来任何挑战。过去20年来,这些领地内的新移民主要来自前苏联地区,与犹太人并没有很深的联系。当然,大多数人来这里是出自经济原因,而不是遭受迫害。

该研究报告的另一位合著者、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城市规划学教授Mohammad Qadeer认为大多伦多地区的南亚以及华裔族群领地可能有着同这些欧洲族群领地一样的进化过程,同时他表示郊区的族群领地可能更为长久,因为这里生活的人都买了房屋,扎下了根。

Qadeer表示,族群领地带来的一个社会代价可能是某种程度的“学校隔离”,这可能妨碍将来一代接触多元文化,不过“我对地缘上的族群聚集并不太担心。”

 

申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邦拓国际”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与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违反上述声 明者,本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其言论观点和真实性都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7-20016 邦拓国际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1025425号

wuhanyeshenghuo wuhanyeshenghuo wuhanyesheng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