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钓鱼 乐此不疲

2016-05-13 10:51:38

“二傻”姓谢,是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2005年移民澳大利亚。他说:“澳大利亚的鱼是天下第一傻,呆头呆脑地等着人去钓。”不过我们认为,很有必要将“天下第二傻”的头衔安到谢的头上。

二傻到澳大利亚后,放弃了研究钞票且有望成为一名经济学家的阳光大道,去悉尼理工学院学了一年电焊技术后,改当工人。我们都为二傻的选择痛心不已。二傻却不同意我们的观点,他说:“其一,岗位不分贵贱高低,都是为社会服务;其二,去汇丰银行澳大利亚支行或者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上班,压力大暂且不说,从基层努力攀登,收入还不及电焊工的三分之二。”这倒是事实。在澳大利亚,蓝领技术工人短缺,薪水远远高于坐办公室的白领精英。

二傻每天7点起床,开车去上班,17点下班回家,20点30分上床睡觉。他从不迟到,不早退,属于遵纪守法的好同志。在澳大利亚,依照这样的作息时间表生活和工作的好同志可不少。二傻反省道:“我在国内时,每晚都折腾到凌晨才回家睡觉,那是多么不好的习惯啊。”今天的他,显然成了一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晚上从不出去吃喝玩乐的二傻,周末会去怡情养性——钓鱼。

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干旱少雨,河流少得可怜。整个澳大利亚的淡水河流可能不及中国江南的一个县那么多。不过河流虽少,却盛产鲤鱼。奇怪的是,中国的鲤鱼热衷跳龙门,爱好和平,与草鱼、鲢鱼能和睦相处于小小的池塘。在澳洲,鲤鱼却凶狠好斗,将其他淡水鱼赶尽杀绝。我所在的悉尼,淡水河里鲤鱼一统天下,成了河里唯一的“居民”。

二傻的话没错,澳大利亚的鲤鱼蠢笨,太容易上钩。随便往河里一甩钓竿,鱼就自投罗网了。澳大利亚政府规定,钓鱼必须办执照,30澳元一年,若无证违法钓鱼,罚你没商量。还规定,一旦鱼上钩,不论大小,不准将它放回水中。因为澳大利亚的鲤鱼没有天敌,繁殖迅猛,政府正希望人们多钓鱼,为生态平衡贡献力量。二傻是我们当中唯一的持证人,他也就成了唯一的“钓手”,我们只能拿个网兜和大塑料桶接鱼,另外负责吃鱼。

跟着二傻去钓鱼,途中来回要耗去一个小时,但真正钓鱼,从没有超过一个小时。二傻不断回头,看收成几何,叹气:“哎,怎么这么多了,再钓,车就载不动了。”不到一小时,已有二三十公斤鲤鱼送货上门,大丰收。二傻的车是一辆二手丰田车,不到2000元澳币买的,开一年了,还结实得很,当然不会载不动这些鱼。二傻忧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在澳大利亚,钓鱼是乐事,但如何将这些鲤鱼处理完是件苦差事。澳大利亚本地人喜欢吃海鲜,不爱吃河鲜,嫌其有泥味。其实,澳大利亚的河无污染,鲤鱼吃草长大,是正宗的绿色食品,吃起来鲜美无比。但二十多公斤的鲤鱼,靠区区几个人的力量是消灭不了的。因此,二傻每次钓了鱼,都要发动群众,四处找人将鱼送出去。见二傻焦急,我们不忍,于是抱着电话机,主动帮助他联系“客户”:“请问,你能不能帮我们吃掉一条鲤鱼?半条,好啊好啊,半条也行,谢谢你啊。”悉尼的中国移民虽增长迅速,但爱吃鲤鱼者不多,以至于二傻的冰箱里总是“鱼满为患”。劳动成果少有人“赏识”,可二傻依旧对钓鱼乐此不疲。二傻说:“钓鱼之乐在于钓。”二傻的老婆也表示,要热心支持二傻的钓鱼事业,她决心去买两只猫来,以打开鲤鱼的销路。

二傻和老婆在中国是常吵架的主儿,因为他一贯晚归。到澳大利亚后,夫妻感情因他每晚不外出,且坚持每晚早早上床睡觉而得到改善。二傻的老婆说:“我太喜欢澳大利亚了。”这简直是每一个移民澳大利亚的中国家庭女主人的心声。二傻说:“你们发现没有,澳大利亚人最大的优点是注重家庭生活。除了工作时间,每个澳大利亚人基本上都是和家人待在一起。”我说:“我早发现了,比如你,哪怕去钓鱼,也硬要拖家带口,不错过全家共享每一秒快乐时光的机会。”

申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邦拓国际”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与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违反上述声 明者,本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其言论观点和真实性都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7-20016 邦拓国际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1025425号

wuhanyeshenghuo wuhanyeshenghuo wuhanyesheng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