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质审批权下放将对留学行业带来三大影响

2016-05-13 10:51:38

日前,教育部外事工作会议决定,自费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质审批权将从过去由教育部审批,逐渐放权由各省、直辖市、自治区教育主管部门审批,并将从2010年在天津、山东、江苏、江西开始试点;这也意味着今后两年留学中介机构的数量将有可能突破现有的401家。那么,这项新政的出台将对整个留学行业及北京的留学中介机构带来哪些影响呢? 

●影响一:

资质审批权下放促使留学市场竞争加剧

“一旦留学中介机构审批权下放到省市后,中介必将越来越多。”金吉列留学公司常务副总裁陈璐怡女士指出,国内高考录取率一直存在一定缺口,且短期内因为师资、硬件、教育资源分配等难以适时补充,这就为国内高中生乃至大学生另谋出路——“出国留学或就业”提供了条件,巨大的市场需求必然催生中介的发展和教育部审批权下放,将引发留学市场的白热化竞争。

澳际教育集团美国事业部总监张旭个人认为,留学中介机构审批权下放,必然带来留学市场的日趋激烈竞争。比如,一些过去受限制、服务模糊的公司则不再“模糊”而进入市场;甚至于一些培训机构、家教公司等也都会参与留学市场争夺战。另外,外地一些中介公司也会进驻北京而促使北京留学市场的竞争白热化。

澳际教育集团澳新事业部经理韩巧妹表示,激烈竞争的发展结果必然是优胜劣汰。如今国内从事留学中介机构的数量应多于401家,分析其中存在的原因,这与地广人多的国情密不可分;其中不乏一些学生认同最近的、最方便的才是最好的,而这又有利于区域性的小型或非正规型中介的生存;其次,一些院校(尤其省会城市)开设的国际班或预科班项目,尽管项目尚不成熟却仍能以学制短、学费低、中外合办等优势参与竞争;再者,留学市场服务机构类型诸多,如挂靠大公司、院校代办、个人办理等。

●影响二:

资质审批权下放对留学机构服务质量提出更高挑战

“留学机构的大量增加则必将对留学从业人员综合素质、专业信息准确性,办理成功率等提出更高要求。”澳际教育集团澳新事业部经理韩巧妹表示,“学生到国外后可以得到一流的服务才是最为重要的服务;因而中国境内和海外办公室的共同服务,才是留学服务的根本。因此,针对留学行业的管理和监控,相关机构应制定合理的约束条例。而未来将大量增加的留学服务机构能否与市场顺利对接、顺应发展值得共同关注。”

澳际教育集团英国事业部主管李冰指出,伴随资质审核权的下放,更多中小规模留学公司会应运而生;而对于此类作坊式服务的留学公司而言,赢得市场也绝非短期内就可一蹴而就。而随着信息的快速传播,海外名校在国内招生宣传的逐步升级,政府监管和宣传力度的不断加强,教育需求者对留学信息的全面了解以及选择日趋理性,也将对留学服务机构的服务质量和水平提出更高挑战。

关爱成长国际教育交流中心留学总监崔婕女士介绍,经济逐步复苏,国家留学新政策的出台,行业竞争势必加剧;而更全面、安全、尽善尽美地为家长和留学生提供服务将成为留学行业的新课题。另外,尽管资质权的下放会对发展新的分公司带来一定影响,但对自费留学的影响有限。

●影响三:

资质审批权下放将促使人才流动性加大、投诉比例上升

“留学公司之间的残酷竞争,让我们必须站在家长角度提供留学服务,利用自身优势有效地帮助更多有意出国留学的学生规划未来。”崔婕女士指出,作为留学从业者,不能仅停留于将学生送出国门为目标,更重要的是如何帮助他们在国外顺利成长,如何把留学和将来的成长融为一体;并聘用最好的人才,让具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咨询顾问及时将自己的留学经验传递给家长。

金吉列留学公司市场部经理韩志军表示,教学、师资、学位、就业、排名等产品质量决定着留学行业的特殊性,而服务人员的素养很大程度地影响着留学质量。因此,如果一个业内资深顾问缺乏3年以上经验以及没有积累到几百名客户的服务经验,则很难有所作为。另外,留学机构的大量增加,必然引发新、老中介人才需求矛盾。

“与此同时,留学机构的大量增加也会引发留学市场恶性竞争。”韩志军强调,因此留学市场的健康发展则需要政府主管部门提供政策和法律支撑;而打击非法留学机构、维护市场秩序、保护客户权益以便确保有序竞争应成为政府监管重点。

申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邦拓国际”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与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违反上述声 明者,本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其言论观点和真实性都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7-20016 邦拓国际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1025425号

wuhanyeshenghuo wuhanyeshenghuo wuhanyesheng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