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的澳洲冰咖啡

2016-05-13 10:51:38

除了在沙漠中走逛,去澳洲时无心做了一件也算重要的事。

喝咖啡。冰的。

澳洲连锁咖啡店相当多,据说澳洲最大的葛罗莉亚‧珍咖啡和在1996年成立于黄金海岸,有着长颈鹿椭圆标志的 Zarraffa’s Coffee。葛罗莉亚‧珍随处都有,分配的密度大约像是台北的星巴克那样地多,均匀散布在大小购物中心里,咖啡很好喝;长颈鹿咖啡柜台前总有长长一排玻璃罐,装着各种口味不同但都很美味的手工胖饼干,热量高得惊人,但也好吃的惊人。

葛罗莉亚‧珍和长颈鹿都是常驻在购物中心的连锁咖啡店,方便清洁。我喜欢点了冰咖啡便带走。不过可以用餐的咖啡俱乐部就不一样,我特别喜欢它清爽黑白商标与店内装潢,铺满的大片黑白格子地板总会让我联想起美好的六O年代。餐点相当美味,周末提供的早午餐附的半熟蛋非常娇嫩,培根厚实,配着短短胖胖的香肠和薯条,是好吃扎实的一餐。美式早餐的气味舒适地让我想起居住在纽约那段时光,偶尔到国际煎饼屋的幸福早晨。

是了,我原本不喝冰的咖啡,却莫名奇妙在澳洲喝了一杯又一杯!

十二月前往澳洲,南半球的季节当然恰与湿冷台北相反,十分炎热,刚抵达没多久,刚放下行李,便忍不住直奔小餐厅,就地点了杯冰凉可乐。

“Iced coffee please.”

隔桌用餐的金发美女点了饮料。我边喝份量十分小气的低卡可乐,边读起菜单,思索该给饿扁的肚子叫上什么。“Your coffee.”侍者为适才的金发美女送上简直是特制豪华版冰咖啡,我忍不住视线左移。那杯巨无霸饮料气势惊人,份量足足是我可怜可乐的二倍有余不说,上方还林林总总堆起一团团含着香草籽的美味冰淇淋、浇上厚厚一层鲜奶油、还摆放黑巧克力和烘培过的咖啡豆。如果再搁上两根巧克力棒,那么看起来就像五星饭店里的豪华咖啡圣代了呀。

这是冰咖啡?我盯着菜牌仔细看,的的确确就是“Iced Coffee”,没有加上什么带有特调或招牌等嫌疑的奇怪字汇,而且价格只比我的小家子气低卡可乐贵一元澳币。

“大概会腻死人吧?”我嘀嘀咕咕埋怨,看看自己没有几口就喝光的可乐,和隔壁桌上大大方方的咖啡,“好吧。”忍不住也叫上了一杯。

一面为层层迭迭堆了大堆似乎甜得发腻的奶油冰淇淋咖啡拍照,一面打算把冰咖啡当成甜点来解决。“大概会甜死人!”虽然这样想着,看着巧克力鲜奶油这般丰厚也忍不住要有如此的味觉导引,冰凉咖啡的味道却好的出奇,醇厚甘美,咖啡浓郁、甚至不太甜,顺口不腻又香。如果不是太挑剔,那么无论如何是很赏心悦目的一杯饮品。

“这一定就是所谓的特调招牌!”我如是想,总不可能每家贩卖的冰咖啡都是这样吧?然而第二天,忍不住又在他处点上冰咖啡。

咦?送上来的饮料似乎如出一辙?鲜奶油、冰淇淋、巧克力无一或缺。我抬头仔细看了店招,的的确确与昨天的小餐厅不同,应该不是连锁店。

“妳们的冰咖啡都是这样吗?”忍不住叫住蓄了一脸胡子的侍者询问。

“咦?还有别种冰咖啡吗?”

“我在美国喝的冰咖啡就是冰块加咖啡而已啊!”

“喔,”大胡子搔搔头“美国人很小气嘛。”

啊,原来以前喝得都是小气冰咖啡吗? (来源:台湾《联合报》)

申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邦拓国际”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与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违反上述声 明者,本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其言论观点和真实性都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7-20016 邦拓国际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10254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