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0755-8938-5111
您可以登录注册
首页 资讯
快速急涨后的结局
快速急涨后的结局
2022-07-03 17:48:14 来源于  标签:海外金融

万得全A指数过去两个月的累计涨幅已接近20%。如此快速的上涨,2012-2021年共出现过5次,其中三次出现在熊市结束后第一波上涨期间(2012年12月-2013年1月、2015年Q4、2019年Q1),2次出现在大牛市中后期(2014年12月-2015Q2、2020年6-7月)。从供需的角度,快速的上涨,对资金的消耗速度往往是非常大的,需要有非常强的买入力量。熊转牛初期的上涨,一般都是存量资金的市场,因为居民增量资金入场一般至少需要等熊市结束后1-2年。当下大概率是存量资金回补主导的急涨,V型反转的高点不会超过前1年的最高点,也有可能是之后1年的高点。短期来看,V型反转大概率还没走完,当下的状态类似2019年Q1,节奏上7月会有些短期风险(中报业绩、超跌反弹资金出现分歧、商品价格下行、美国衰退担心等),V型反转的终点可能在Q4,随后会进入震荡市。


(1)2个月20%的涨幅,多出现在熊市结束后的第一波上涨或大牛市的中后期。万得全A指数过去两个月的累计涨幅已接近20%。如此快速的上涨,2012-2021年共出现过5次,其中三次出现在熊市结束后第一波上涨期间(2012年12月-2013年1月、2015年Q4、2019年Q1),2次出现在大牛市中后期(2014年12月-2015Q2、2020年6-7月)。从供需的角度,快速的上涨,对资金的消耗速度往往是非常大的,需要有非常强的买入力量。



(2)这种买入力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熊市恐慌过后,存量资金仓位的快速回补。2012年底、2015年9月底、2018年底,由于之前熊市时间过久或速度过快,部分资金出现恐慌性卖出,股市跌幅超过盈利变差速度。恐慌一旦结束,投资者的理性一旦逐渐恢复,仓位回补速度会非常快,因为之前恐慌的时候,股价跌的速度超过了盈利下降的速度,所以补仓的时候,不需要基本面大幅改善,就可以有快速的估值修复。



另一种推动股市急涨的力量是增量资金的大规模入场。比如2014年Q4、2015年Q2和2020年6-7月,这种情形主要出现在牛市的中后段,大多是熊市已经结束1-2年后才会出现。上涨前,投资者的仓位并不低,但由于场外资金很多,依然可以以很快的速度上涨。


(3)如果是存量的市场,V型反转的高点不会超过前1年的最高点,也有可能是之后1年的高点。过去两个月A股的上涨,虽然有外资买入、保险增配等迹象,但这些资金都是小级别增量资金,股市整体资金格局依然是存量资金主导。按照2012年12月-2013年1月、2015年Q4、2019年Q1这三次熊转牛第一波上涨后的结局来看,都没有马上改变存量博弈的市场格局,股市完成反转后,均进入了年度级别的震荡市。


反转完成后,反转的高点不会超过前1年的最高点,也有可能是之后1年的高点。随后一年盈利的改善速度,决定了过度到震荡市后的回撤幅度。2012年底的上涨完成后,2013年2月的高点是2012-2014年上半年的最高点。过度到2013年的震荡市后,成长股没有回撤,主板回撤了所有涨幅。期间各类经济指标快速回升,股市很快就迎来了ROE回升,成长股ROE持续改善,主板由于受到2013年6月钱荒影响回撤幅度较大。2015年Q4,反弹的高点是2015年Q3-2017年底的最高点。反弹结束后,几乎所有板块均创新低,之后才进入2年慢牛。背后主要原因是,2015年Q4-2016年Q2,宏观指标在底部区域不断反复,盈利预期的回升直到2016年Q2才确信。2019年Q1,反弹的高点是2018年4-2020年2月的最高点。反弹完成后回撤了一半涨幅,随后进入震荡市。期间宏观预期多次反复,盈利虽然继续下降,但速度很慢。


 



基于对居民资金行为的理解,我们认为,即使全球利率重新开始下降,居民资金的重新大幅流入估计也要等明年中。所以当下的这一次V型反转,指数最高点可能不会超过去年Q4,而且最高点一旦确立,也将可能会是未来1年的高点。


(4)短期策略:下半年类似2019年,整体已经反转,节奏上7月有些小风险。我们认为下半年股市的牛熊状态可能会类似2019年,盈利尚没有出现趋势性改善,但由于估值提前跌到位。股市会先有一次估值修复,然后等待验证盈利的逻辑。市场会在每一次经济预期担心释放后迎来较大的反弹(2019年Q1、8-9月),而一旦验证盈利能否改善,往往是低于预期的,2019年4月、7月和10月,三个季报披露期,股市均偏弱。展望后市,方向上,下半年是反转,节奏上,市场在7月可能会有些风险,主要是来自中报业绩披露和超跌反弹资金出现分歧。




行业配置建议:当下建议关注消费成长,Q4开始建议逐渐转向低估值价值。


(1)成长处在季度大反弹的过程中。当下股市股市处在V型反转的过程中,历史上我们能够看到不管这种反转后续结局是牛市还是熊市,反弹期间成长股均会有不错的表现,时间上一般是季度的。性质上,可以类比2015年Q4的创业板反弹、2019年Q1的TMT反弹和2021年Q2的消费的反弹。建议关注军工、传媒互联网、医药,不过反弹过后到Q4,需要适度减少成长的配置比例。


(2)消费的逻辑演绎还不充分。疫情后投资者开始逐渐预期经济恢复,一旦观察到房地产销售改善,经济周期所处的阶段会从稳增长预期变为经济回升预期,消费等经济相关的超跌板块也会有表现,这一次消费的上涨,由于有需求恢复的逻辑,持续性可能会比2021年的反弹更好。建议关注地产链的消费(家电、家居、建材)。


(3)金融类板块中,非银将会是进可攻退可守的方向。后续如果价值占优,非银是价值股中估值筹码最有优势的,如果是成长股继续活跃,非银也会受益于市场风险偏好的回升。


(4)Q4以后逐渐转向低估值价值。去年底开始,市场的长期(2-3年)风格已经转向,风险偏好流动性等带来的估值修复阶段性有利于消费成长,这种偏离一般时间上不会超过半年,年底到明年初可能重回价值。



 


本文作者:信达证券樊继拓,来源:樊继拓投资策略 (ID:Trading_Strategy),原文标题:《快速急涨后的结局》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声明:本网站所刊发、转载的文章均来自互联网,其版权均归源作者所有,如原作者需要本站删除,本站将第一时间清除。
1565
24小时/快讯
刷新
|
更多
热门资讯